經文:詩篇七十三篇
詩歌:286首


  詩篇七十三篇是亞薩的詩。亞薩是利未人,是革順的後裔(代上六39),他曾被利未支派的族長推舉為歌唱人的首領。當約櫃從俄別以東的家運進大衛城時,他參與其中(代上十五17,19);大衛曾派他領導詩班稱頌神(代上十六4-5),他也被稱為「先見」(代下廿九30),所以亞薩是一位事奉神的人,對神有相當的認識。

 

引言──結論

  詩篇七十三篇1節詩人作了一個引言──神實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!這也是詩人經歷到險些離棄神後的結論。這是他親身的體會,非常真實!所以他說是「實在」,就是神的確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。「清心的人」就是內心清潔,對神存純全的心的人。他們必得見神(太五8)。接著詩人述說自己的經歷:他曾幾乎失閃、跌倒。感謝神!詩人樂意將他軟弱的經歷寫成詩篇,作為我們的幫助。

 

詩人與惡人的遭遇

  詩人幾乎失腳,是因為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,他就心懷不平,對他們表示嫉妒。他看見惡人的生活:沒有受苦、也不遭災,身體沒有疼痛,並強壯有力,行強暴、譏笑人;對人說欺壓的話,對神說褻瀆的話,並且內心充滿驕傲。總括而言,就是常享安逸、財寶加增。相反地,詩人卻常遭災難,受懲冶,被管教。詩人從自己和惡人身上好像看不見神的公義!神怎會這樣看待惡人和屬乎衪的人呢?好像是非顛倒,公義何在?心中滿了矛貭和不明。所以他說「實在」徒然潔淨自己的心,徒然洗手表明無辜。他的服事、擺上和向神存潔淨的心,一切都是顯得白費徒然!他正處於信心盡失,快要離棄神的境況。如果他將這些話告訴神的子民就是以訐詐待他們,因會絆倒他們,真是有口難言!但他自己內心卻充滿疑惑和不明,眼前的光景叫他實在為難!我們曾否也在這樣的情況和困難疑惑中?曾否有這樣的掙扎?我們怎樣面對呢?

 

到神前──轉機

  感謝神!詩人遇上這極大的信心的危機時,他終於到神的聖所,「等我進了神的聖所」或譯作「直到我進了神的聖所」,我們不知詩人陷入這困惑的光景有多久,無論如何,他終願意進到神的聖所,就是他平日事奉神、敬拜神的地方,不單是地方,乃是到神跟前,感謝神!這就成了他的轉捩點,就成了問題的轉機!可惜許多時候,我們可能只會埋怨神,不願回到神跟前仰望祂,連禱告也不願意。這裡提醒我們當遇到這些困境或信心軟弱時,唯有回到神前才是出路,才得幫助。不論我們到衪跟前沉默不語、安靜思想,或是將苦情向神傾心吐意,總叫我們得幫助。詩人在聖所思想惡人的結局時,神打開他的眼睛讓他看見:

1. 惡人的結局

  神「實在」把惡人安放在滑地,「滑地」是不能站穩,正如惡人在世所倚靠和擁有的,不是穩妥的根基。神的審判一來,就站不住腳了。從神永恆的角度去看他們的結局,就是要在沉淪中,他們在世的人生,驟眼看來豐富,卻轉眼成為荒凉,並充滿驚恐,所以他們在世的一生,好像夢境一樣,不能永存,只是虛幻!沒有可羨慕之處!

2. 詩人的無知

  詩人因著神的開啟,恍然大悟!深覺慚愧和看見自己何等的愚昧無知,因為在神的眼中,我們地上一生的年日,只是永恆的小片段,但我們卻常只著眼於地上今生,因此把善人惡人在世的遭遇來定斷神的公義和賞罰,好像就代表神對各人最終的評價。其實,神要我們著眼永恆,更不需羨慕惡人在地上的片段。

  著眼於永恆不是叫我們今天可以隨便閒懶地生活,相反地,今天要更加殷勤努力,為永恆預備,不然將來後悔今天錯過。我們今天是否正為永恆來預備?常有基督徒提醒我們:「最好的是在將來」,所以我們若存這樣的盼望,就應該要多為將來好好預備,為永恆努力,使我們能豐豐富富進入神的國(彼後一11),並可經歷「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,眼睛未曾看見,耳朵未曾聽見,人心也未曾想到的。」(林前二9),這些將來的驚喜是為「愛神的人」預備!

3. 詩人對神不純全的心

  詩人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,就心懷不平(新譯本:我看見惡人興隆,我就嫉妒狂傲人)。詩人嫉妒因他認為惡人不配得到這些「遭遇」,也許表明自己內心羨慕惡人所擁有的,不然就無需嫉妒。詩人自覺自己雖然忠心於神,卻得不著惡人在地上所得的「回報」,所以感覺徒然事奉,徒然對神忠誠。「安逸的生活」和「財寶加增」,有誰不願意擁有呢?但這些東西是否成為我們自己人生的目標?為它們而活,成為偶像?是否成為我們今天追求神和事奉衪的目的和動機?好像撒旦在神面前對約伯的控告:約伯敬畏神,豈是無故呢?若是如此,當我們得不著這些的時候,我們就失去盼望,埋怨神,失去事奉神的動力,不願參加聚會,更不會愛神。

  詩人看見自己內心有對神有不純全的地方,藉此我們也可檢視自己的人生,曾否埋怨神?為何埋怨?保羅在腓立比書三章7,8節:「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,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。不但如此,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,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。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,看作糞土,為要得著基督。」沒有人喜歡糞土,但可笑的是我們卻常常追求糞土。「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,他們的愁苦必加增……」(詩十六4)今天自己的愁苦會否因為「以別的代了神」?詩人的經歷揭露了內心的問題,神藉此光照,以致醒察自己是否對神存清潔的心。我們的心又如何?

4. 詩人是蒙福的人

  當詩人再次到神面前,他看見自己是何等的蒙福,想到神一直與自己同在,神攙著他的右手,或譯作「神緊握著我右手」,真是很大的安慰!是衪一直的扶持幫助,叫詩人不至跌倒,並有力往前。神又以衪的話語引導他,並且將來必接他到榮耀裡!這樣有神同在的人生,豈不是最蒙福的人生,與惡人的境况相比,真是天淵之別!所以我們今天的生活,不是悲觀無奈地等候將來的祝福,而是對將來有榮耀的盼望,並且今天生活有力量,有方向,經歷神的同在,經歷他的帶領,以至真是豐豐富富地進入神的國!

 

生命重整

  詩人最後宣告說:「除你以外,在天上我有誰呢?除你以外,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。」因著對神有更新的認識,對自己有更多的了解,他體會到天上地下再無別的叫他愛慕,身體和內心雖然衰殘,困境雖仍在,但神是他心裏的力量,又是他的福分,所以詩人親近神是與他有益,並以主耶和華為自己的避難所,好叫他述說神一切的作為。雖幾乎跌倒,至終卻成為祝福,所以神實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,就是向衪存清潔純全的心的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