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腓立比書三1-8


  我們若按教會所用作主題、學習方向的以弗所書四章1節,或從腓立比書一章27節的經文來看這腓立比書。哪,來到第三章,就我個人的領會,在這其中「喜樂」(1),與「竭力」或「努力」(12-13) 這兩個詞,或可作為這一章聖經的小題或要點。這兩個詞一面可說,正把保羅在這一章裏所交通的重點說明,另一面,也讓我們看見,在我們的生活上,能顯出與我們蒙召之恩相稱生活的秘訣。

 

一、 喜樂之恩

  本章開始保羅說:「我還有話說」。有的譯本翻作「末了(Finally)」,所以有聖經學者認為,從這裏起乃是保羅這書所說末了的話。但也有譯作「此外 (Furth more ; For the rest)」,按通曉原文的前輩,認為這更合原文的意思,並以中文和合本的翻譯為最佳。換言之,聖靈藉保羅所繼續交通的話,乃我們更當注意的。從下文看,他的信息提醒神兒女當儆醒、防備仇敵藉著那些律法主義者,那割禮派對教會破壞的詭計。然而,在這些話之始,保羅卻勉勵弟兄們說:「你們要靠主喜樂」。似乎先開一服醫治驚恐憂心的良方,告訴聖徒,雖然仇敵滿佈詭計,但不要被搖動,倒要以喜樂的心面對,當靠主喜樂。的確,人很容易因環境的改變,或受沖擊而憂慮。然而,感謝主,經上說:「因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。」;「喜樂的心,乃是良藥」(尼8:10;箴17:22)。

  保羅不只給神兒女勸勉,他更說:「我把這話寫給你們,於我並不為難」,意思說,這對我是毫無猶疑的。因為在他實在如此。雖然他身陷囹圄,但卻仍然充滿喜樂。在這書中他十七、八的提到喜樂。這不並是因為保羅就是如此性格的人,是個從無憂慮者。不!他為著教會,為著同作肢體的軟弱,也為著自己的同胞,多有憂慮(羅9:2,林後2:5,腓2:28)。可見他的喜樂並非出於人。若非從神而來,非靠主,誰能處在那樣被捆鎖之中仍能喜樂?1972年4月22日,為著主而被囚在獄中,忠心至死的倪柝聲弟兄,寫信給他的大姐,信上說:「…我身體情況,你是知道的,是慢性病,是器官病,發病就很難過,就是不發病,病依然在身上,只有發不發之分,沒有好不好之分。夏天到了,多曬些太陽可以改變一點皮膚顏色,但不能改變病。但我維持自己的喜樂,…」。這一面給我們看見神的恩典如何顯在祂忠心的僕人身上,而另一面也叫我們看見,只有這從主而來的喜樂,才使得主的僕人們,能勝過一切的環境。

  這樣的喜樂,不僅是保羅、是神的忠心僕人們的經歷,同樣是所有蒙恩的人的經歷(羅5:11)。神的話讓我們看見,初期教會,那些信主的人,他們聚會是喜樂的聚一起,就是他們受到逼迫,還是心裏歡喜;當福音傳到撒瑪利亞,那城裏就大大喜樂;那埃提阿伯的太監,從腓利而認識了主,雖與腓利分開了,卻歡歡喜喜的走路;在腓立比的獄中,禁卒一家信了主,就很喜樂(徒2:46,5:41,8:8,39,16:24)。這豈不也是我們蒙召的經歷嗎?然而,我們是否維持在這喜樂中?也許,在我們初蒙恩的時候,我們是實在經歷蒙召之樂,但日子久了,或因著環境的變化,因著家庭,因著工作等等,甚有時在事奉上遇不愉快,使得喜樂似乎失落。這自非正常的光景,是理當回到主面前,尋求維持喜樂的路。

 

二、 維持喜樂

  保羅說:「要靠主喜樂」。換言之,靠人事物、靠我們自己,都不能得著喜樂。事實,只有主才是我們喜樂之源。這世界若有使人喜樂的,也不過如同迦拿婚筵上,新人所擺出來的酒,一下子就沒有了,只有主所賜的才能給人真喜樂。

  再者,我們也當注意,當防備那叫我們喜樂受攔阻的。所以保羅接著說:「應當防備犬類,防備作惡的,防備妄自行割的」。保羅的話,乃指著那些律法主義者,那些割禮派的人。這是仇敵所使用對教會的破壞。自然,我們理當儆醒,當防備,不容許撒旦藉著這樣的異端、教訓跑到教會裏,使教會被攻擊,神兒女們的信仰受破壞。撒旦今天是多次多方的在進行這工作,我們實在需要提高警覺。

  但保羅的話,同時也給我們看見,甚麼是使我們失去喜樂的?他說:「因為真受割禮的,乃是我們這以神的靈敬拜,在基督耶穌裏誇口,不靠著肉體的」,可見肉體正是叫人失去在主裏面喜樂之因。這些律法主義者,他們以自己行過割,自以為就是遵行了律法的,以此誇口,並教訓人必須行割才算為真信主,才能得救,這樣的教訓自是與保羅所傳的福音相違,同時也叫別人落在疑惑與難當中。本來接受福音就得著了聖靈中的喜樂,但因著這些人,卻叫他們沒有喜樂了。保羅說:「若是別人想他可以靠肉體」,這些人以為行過割禮就可以此誇耀,但保羅說,若真是這樣,哪,「我更可以靠著了」,更可有所誇的了。因為「我第八天受割禮,我是以色列族,便雅憫支派的人,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。就律法說,我是法利賽人,就熱心說,我是逼迫教會的,就律法上的義說,我是無可指摘的」。

  保羅說:「我第八天受割禮」。也許那些人中,有的不過是歸化猶太教者,並非生下來就為猶太人。又或有像以實瑪利,到十三歲才行割。不管如何,保羅給這些人看見,若有人自以為正統,他比他們更正統。他又是「以色列族」,是真正的雅各家的後裔。是「便雅憫支派的人」和猶大家是沒有分開的。當以色列分為兩國,十支派成作以色列,不跟隨大衛家,只有猶大支派和便雅憫留下。他更是「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」,昔日散居各處,有的雖是希伯來人,卻已受希利尼人所影響,成了說希尼利話的希伯來人,但保羅的家,卻非常希伯來化,父母為希伯來人,在家說的也為希伯來話。再者,他也「是法利賽人」,嚴嚴的遵守律法,所以他說,就律法上的義說,我是無可指摘的。就熱心於他祖宗的遺傳說,他更是個逼迫教會的。所以按肉體言,保羅若要以肉身,以人的背景來誇耀,他絕對比這些人更有可誇。但感謝主,在那往大馬色去的路上,天上的大光照射到他身上,主向他發呼召,他認識了主,生命從此改變了。現在他不再以這些為可誇,反倒以為有損。只以認識耶穌為至寶。

  這給我們看見,怎樣使我們能維持在主裏的喜樂?只有實在的依靠主,而要會得靠主,除非我們真認識基督是我們的至寶,更多認識祂,也更多經歷祂。否則我們就還是在肉體中活,靠我們的肉體行事為人。就無法活出與蒙召之恩相稱的生活了。願主憐憫恩待我們。


問題:
一、請細想是否有何人事物,使你失去了如蒙恩之時,在主裏面的喜樂?原因何在?
二、你有否想過怎樣尋回所失落的喜樂?你是否正面對這問題,在主面前仰望尋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