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詩137 : 1-6;約1: 28;路24 : 50-51;太24 : 4-8, 32-33;啟1:19;林後5 : 10;太25 : 21;太24 : 14;啟6 :12
詩歌:359首


詩篇一百三十七篇

  我們先看以下的經文:「我們曾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,一追想錫安就哭了。我們把琴掛在那裏的柳樹上;因為在那裏,擄掠我們的要我們唱歌,搶奪我們的要我們作樂,說:給我們唱一首錫安歌吧!我們怎能在外邦唱耶和華的歌呢?耶路撒冷啊,我若忘記你,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。我若不記念你,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,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。」(詩137:1-6)這是一首被擄到巴比倫的以色列人所寫的哀歌。以色列人被擄到巴比倫,他們想念錫安。錫安就是耶路撒冷城的一座山,錫安就代表耶路撒冷。亡國的俘虜不屬於巴比倫,他們坐在巴比倫的河邊,他們無心鼓彈,把琴掛在柳樹上。他們一追想錫安就哭了,因為那裏才是他們的國,是他們的家。巴比倫人卻將他們折磨戲弄,要他們唱一首錫安的歌!以色列人一方面拒絕仇敵的嘲笑,一方面向神說他們若忘記故國故鄉,他們若忘記神,情願右手枯萎、舌頭僵硬。這是一個很感動人的情景。

 

《自伯大尼你與我們分手後》

  《自伯大尼你與我們分手後》這首詩歌,是倪柝聲弟兄所寫。相信他是受了詩篇一百三十七篇所感動,想到蒙恩得救的人,雖然在世界裏,但卻不屬於這個世界。我們生活在地上只是客旅,只是寄居的;我們所盼望的是主耶穌的再來、所等候的乃是聖城新耶路撒冷,那裏才是我們永遠的居所、永遠的家鄉!

1. 伯大尼有愛主的家

  福音書裏提過有兩個地方都叫伯大尼,一個是在約但河東面的伯大尼,「這是在約但河外伯大尼,約翰施洗的地方作見證。」(約1:28) 這個伯大尼是施洗約翰施浸的地方。另一個伯大尼是在耶路撒冷附近,橄欖山的山麓,耶穌是在甚麼地方和我們分手的呢?我們都知道耶穌是在橄欖山上升天的,「耶穌領他們到伯大尼的對面,就舉手給他們祝福。正祝福的時候,他就離開他們,被帶到天上去了。」(路24:50-51) 因此,倪弟兄所說的「自伯大尼你與我們分手後」,是指著橄欖山對面的伯大尼。

  主耶穌在耶路撒冷,受到猶太教領袖、文士和法利賽人棄絕,但在橄欖山的伯大尼,卻有忠心愛主的人。耶穌在這裏醫治了患大麻瘋的西門,西門心裏感激,在家中為主擺設筵席。這裏還有愛主的一家,馬大、馬利亞和拉撒路。耶穌曾在此叫拉撒路從死裏復活、馬大在此盡力的服事主、愛主至深的馬利亞也在此將至珍貴的真哪噠香膏澆在主耶穌的頭上。倪弟兄不說「自橄欖山你與我們分手後」,卻說「自伯大尼你與我們分手後」,我相信他是要表達一些忠心愛主的人,對主的思念、渴慕和對主再來熱切的期待!

2. 倪弟兄深切渴慕主的再來

  倪弟兄說「當我深夜孤獨安靜的時候」,「我想著你應許已久的歸旋」。一個真實愛主的人,世界不能成為他的吸引,因為他所心愛的良人已不在這個世上,他只專心等候主的再來和聖城的降臨。倪弟兄說雖然在地上也能享受主的同在,雖然有主的光照和撫愛;但心靈的深處卻依然有個缺憾。平安裏面仍覺孤單,喜樂時候仍有吁歎,是因著仍未能面對面的看見主!倪弟兄用了四種人的心境來比喩自己渴慕主再來的情懷。「亡人怎不想見生長的鄉邑?俘虜怎不想見故國故人?情人分離,怎不一心羈兩地?兒女遠遊,怎不思家思親?」甚至這些人間的情形,也不能與他對主再來的渴慕相比!倪弟兄逼切的等候,「但一天天又一年年的過去」,「日出日落,一世過去又一代」,主的蹤跡卻仍然好像當初一樣的遠。倪弟兄「不禁歎息,低頭獨自流淚」。他求主別再遲延,「來罷,我主!」、「來罷,我主!」他求主聽教會的求呼、聽聖徒的催促!倪弟兄藉著這首詩歌,淋漓盡致地表達了他深切渴慕主再來的情懷!

3. 唱詩的人需省察自己

  這的確是一首很感動人的詩歌!許多時候我們唱這首詩歌,我們都會熱淚盈眶,心裏好像真有個空隙無可補滿。但這個淚眼是從何而來的呢?我們實在需要在主面前好好的省察,是否因著我們心靈的深處,的確有倪弟兄一樣渴慕主再來的情懷,因而熱淚盈眶!抑或我們渴慕主再來的心其實並不殷切,只不過是被詩歌感人的旋律和動人心弦的歌詞一時觸動,以致閃出淚光呢!主不在此,我們的心是否真有個空隙無可補滿?抑或我們的心早已被世界上許多吸引所填滿,再無足夠的空處留給主呢?

 

主再來的豫兆

1. 災難的起頭

  若我們真的渴慕主再來,我們就要留意主再來的豫兆。主再來之前有甚麼豫兆呢?信主稍為有點年日的都應該記得主親口講的說話:「耶穌回答說:你們要謹慎,免得有人迷惑你們。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,說:我是基督,並且要迷惑許多人。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,總不要驚慌,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,只是末期還沒有到。民要攻打民,國要攻打國,多處必有饑荒、地震, 這都是災難的起頭。」(太24:4-8)

  自從主復活升天之後,這近二千年來世上不斷有假先知、假師傅、假基督;有打仗和打仗的風聲;有民攻打民、國攻打國;也有饑荒和地震。這些情況與啟示錄第六章所描述的七印中頭四印很相似。在頭四個印中,第一匹馬是白馬,就是假先知。第二匹馬是紅馬,就是打仗。第三匹馬是黑馬,就是饑荒。第四匹馬是灰馬,就是瘟疫。這些事情都在不斷發生中,都正在一一的應驗。但是主明確的說這只是災難的起頭,末期還沒有到!在馬可福音第十三章八節裏,主說這些豫兆「都是災難的起頭」,這「災難」原文是指「生產之難」。當一個將快要生產的婦人開始有痛楚,那個痛楚的幅度是會越來越強、越來越深的。那陣痛的時間也會越來越頻密,一直到生產的時刻。這世界經歷這些災難的情況就正是這樣!二千年來,這一切的災難不斷發生,而且發生的密度、幅度和強度,是越來越嚴重,這就顯示主的再來是越來越近、越來越近了,然而這都只是末期的開始!

2. 特定的豫兆

  那麼,主何時才回來呢?有沒有一個更加明顯的豫兆呢?主耶穌接著向門徒說了一個特定的豫兆,這個豫兆應驗的時候,主就已經來到門口了!「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,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,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。這樣,你們看見這一切的事,也該知道人子近了,正在門口了!」(太24:32-33)

  主所說的無花果樹就是指以色列國,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就是指以色列的復國。神為以色列人建立的國度,經過掃羅王、大衛王及所羅門王之後就分裂成為北國以色列和南國猶大。因著以色列人拜偶像,行惡,不按神心意生活,北國以色列於主前722年就亡於亞述。南國猶大是大衛家的正統,屬靈情况比北國以色列稍好一點。但都只是比北國以色列維持多一百三十多年,最終也於主前586年亡於巴比倫,以色列人就正式亡國!猶大人更三次被擄到巴比倫。

  後來巴比倫被瑪代波斯征服,按先知耶利米預言,在以色列人被擄七十年後,波斯王古列准許被擄的以色列人歸回故土,他們返回耶路撒冷,重建了聖殿,恢復了敬拜,但卻仍是波斯帝國的一個省份。之後波斯亡於希臘,希臘又亡於羅馬。到了耶穌時代,以色列人被羅馬帝國管治。主後70年羅馬將軍提多領兵進攻耶路撒冷城,聖殿被毀,聖殿的石頭也如主所預言,沒有一塊留在另一塊上面。耶路撒冷被外邦人踐踏,以色列人再次被擄分散到世界各國去,在列國中被人拋來拋去。

  人類學家告訴我們,無論甚麼民族,他們的國家一經亡國超過五百年,必被其他民族同化,也無復國的可能。但按著神的應許,以色列人雖然於主前586年已經亡國,但他們不單只沒有被其他民族所同化,更於亡國二千多年後,於1948年5月14日正式復國,並收回西耶路撒冷。那時埃及、敍利亞、和約但聯合起來攻打以色列,他們誇下海口,要把當時僅約十萬人的以色列國民全部趕到地中海去,將他們活活淹死。結果,在1967年6月7日,以色列國只花了六天就把聯軍完全打敗,這就是「六日戰爭」,以色列人終於也收回了東耶路撒冷,包括舊城區,就是二千多年前他們敬拜的中心。以色列軍隊及許多猶太人湧進東耶路撒冷,到了哭牆,就是猶太人哀悼亡國及聖殿被毁的地方,他們非常激動,扶著哭牆流淚,因為他們終於回來了,整個耶路撒冷重新歸回以色列人的懷抱裏!耶路撒冷要成為以色列國「永遠、不可分割的首都」!主耶穌說:「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,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」。以色列已經復國六十七年,所以我們不需要再等候很久、很久,主耶穌很快就會再來,因為「人子近了,正在門口了!」

3. 末後的日子

  若要知道末後的日子有甚麼事情將會發生,就要好好研讀啟示錄。啟示錄是使徒約翰在主後九十六年,被羅馬皇帝豆米仙放逐到拔摩島;有一個主日,他被聖靈感動,就把「所看見的、和現在的事、並將來必成的事,都寫出來。」(啟1:19) 「所看見的事」就是約翰在那個主日看見在七個金燈臺中間,人子的異象。「現在的事」就是第二及第三章所描述亞細亞七個教會當時的情況。而「將來必成的事」就是緊貼主再來之前後,最末後的日子將會發生的事情。這些事情非常複雜,也極為奧秘,我相信無人能夠完全明白,並完全準確的理解。我們若想明白多一點,可以多讀倪拆聲弟兄、江守道弟兄及陳希曾弟兄在這方面的書藉,在這裏只畧提一些重點。

  啟示錄從第六章開始講到末後日子的情形,當中包括七印、七號、七碗所描述的大災難。根據江守道弟兄的理解,有初熟的果子,就是得勝的基督徒會首先被提到寶座,免去地上災難的痛苦。接著有天上的爭戰,撒但被摔到地上,地上有大災難。之後有信主的人從死裏復活,地上還存留所有信主的人被提到空中,並接受基督台前的審判。地上還有七碗的災難,有哈米吉多頓的大戰。有宗教上巴比倫的傾倒,就是對主不忠貞的大淫婦,是指一切違背真道的教會和其他異教團體的傾倒。也有政治上巴比倫的傾倒,就是指敵基督。在末後的日子,有一個很強的領袖出來,站在以色列人所重建的聖殿中,自稱為神!最後這政治勢力都要傾倒。接著,主就榮耀的再來,主從天而降,腳踏欖橄山,來到地上審判萬國萬民。撒但被扔在無底坑裏一千年。得勝的基督徒與主在地上一同作王一千年。

  之後所有死人都會復活,面對白色大寶座的審判。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,就是沒有信耶穌、沒有蒙恩得救的,就與撒但一同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裏,必晝夜受痛苦,直到永遠。最後就有新天新地,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裏從天而降,就是我們永遠的家鄉。我們的身體得贖,這必朽壞必衰殘的身體,會變成永不朽壞、永不衰殘。到那日,不再有死亡,也不再有悲哀、哭號、疼痛。我們與主、與歷世歷代信徒一同在天家活到永遠,享受永遠的福樂。這就是我們每一個蒙恩得救的人榮耀的盼望,就是主的再來!

 

主再來要審判萬民

  我們真的渴慕主再來嗎?主第一次來是神的羔羊,要除去世人的罪孽,祂被牽到宰殺之地,被釘死在木頭上,成就了寶貴的救恩!主第二次來乃是猶大的獅子,祂要坐著為王,審判列國,審判死人活人!感謝主!我們是蒙恩得救的人,我們不需要面對白色大寶座的審判,那是審判不信的人,他們的結局就是硫磺火湖,永遠的刑罰。

  但我們不要忘記,彼得曾提醒我們,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。「因為我們眾人,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,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,或善或惡受報。」(林後5:10)每一個信主的人,到了那一天都要面對基督台前的審判,這並不是關乎永生或永死的審判,信主的人必定能進入新天新地,在天家裏享受永遠的生命和永遠的福樂。這基督台前的審判乃是關乎奬罰的問題。若我們信主之後,願意多讀經禱告親近主;願意付上代價,背負十字架來跟從主;願意過聖潔討主喜悅的生活,行事為人能與我們蒙召的恩相稱,就必得著主的獎賞。我們還需按著主量給我們的恩賜來服事神的家,若我們願意盡忠努力的擺上服事,我們就得著主的稱讚,祂要對我們說:「好!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,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,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,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!」(太25:21) 我們就能得著榮耀的冠冕,與主在千年國度裏一同作王。

  相反,若我們在服事上不盡忠,主就責備我們是「又惡又懶的僕人」。我們就被主丟在外面黑暗裏,哀哭切齒!因此,我們需要省察自己,我們是否真的渴慕主再來?我們是否已預備好來迎見主的面,要得著屬天的奬賞?抑或我們其實是懼怕主的再來,因為我們從來都沒有為著迎見主而作任何預備,或者我們只是用草木禾稭來建造工程,經不起火的試驗!到了那天就被主當面斥責,羞羞愧愧的在黑暗裏哀哭!

 

儆醒等候主再來

1. 要作聰明的童女

  若我們真的渴慕主再來,盼望得著主的稱讚和奬賞,並與主在千年國度裏一同作王,我們必須過一個儆醒等候主再來的生活,我們要作一個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,要保持對基督單純專一的愛。我們更要作一個聰明的童女,我們的燈要常預備油。江守道弟兄說我們更要為燈預備額外的油,這額外的油是需要付代價來預備的。我們需要常順服聖靈的引導,過討主喜悅的生活,多作主工。這樣我們就有額外足夠的油加在燈裏,去迎接新郎,就是主的再來。若我們只作愚拙的童女,不願意順服聖靈,不願意為主付代價,不願意作主的工。我們的燈就沒有足夠的油。等到新郎半夜來時,才去買油,門就關上了。她們就被丟在黑暗裏,哀哭切齒!

2. 要傳揚福音

  剛才所提及「民要攻打民,國要攻打國」等等主再來的豫兆,主說這都是災難的起頭,末期還沒有到。那麼末期何時到呢?除了無花果樹的比方之外,主耶穌還提供了另外一個條件:「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,對萬民作見證,然後末期纔來到。」(太24:14) 所以,若我們真的渴慕主再來,我們要盡忠努力,傳揚福音。

  職青團契有一位姊妹曾交通說她最近有一次乘坐地鐵,坐在一位長者身邊,她作了一件很特別的事,就是她把握了一個機會,向那位長者傳福音,並且送了一些福音單張給他。為何她稱這件事是「一件很特別的事」呢?是因為她已很久沒有向陌生人傳福音了!這是一個很好的提醒。相信我們都會向家人、親友、同學、同事傳福音,也會配合教會的福音事工,作街頭及其他佈道等等,這是每一個信主的人必須要作的。但我們有沒有負擔向日常所遇到的陌生人傳福音呢?有一次我和幾位弟兄姊妹去探望一位肢體,在升降機裏有一個陌生人,同行的一位姊妹就把握了那短短的時間,和那位女士傾談一兩句,接著就問她有沒有信耶穌,講了兩三句福音,就送了她一張福音單張。這實在是一個很好的學習,我們有這樣的勇氣和負擔嗎?當我們遇到一個陌生人,或是在快餐店裏坐在對面的食客,或是在巴士、地鐵坐在旁邊的乘客,我們會否立即問自己一個問題:「他得救了沒有?」,從而向他們派一張單張,談一下福音呢?

  最近我因腰背痛,在醫院做物理治療。我和那年青的物理治療師傾談了幾句,職青姊妹那經歷就提醒我要向他傳福音。我正在禱告思量怎樣開口,他就邀請我參加星期六上午一個適合腰背痛病人的講座。我就立即把握機會說我是信耶穌的,那天早上要參加一個安息聚會,接著就向他傳福音,下一次作治療時也送給他一些福音小冊子。倪柝聲弟兄十七歲時清楚得救,他追求主的心非常熱切,不到幾個月,聖經就讀了好幾遍。他救人靈魂的心更加迫切,他將一百四十位同學的名字寫在禱告簿上,懇切為他們禱告,並積極向他們傳福音。一年半之後,他們幾乎全部都得救,只剩下兩個名字還留在禱告簿上未被劃去。這批初蒙恩的青年人常常穿著福音背心在福州等地,放膽傳揚耶穌的救恩,以致整個福州都被福音震動!若我們真的渴慕主再來,我們都需要更迫切的傳揚這偉大的救恩!

 

滿月變紅像血

  「揭開第六印的時候,我又看見地大震動,日頭變黑像毛布,滿月變紅像血。」(啟6:12)「滿月變紅像血」是主再來前其中一個不尋常的天象變化。這也稱為「血月」,就是月蝕,地球的影子投在月球表面。雖然是滿月的時候,卻美中不足,我們望向圓圓的月亮,卻變成紅色,像血一樣。陳希曾弟兄在今年的密集讀經聚會中多番提及這豫兆。他說自從主升天之後,這兩千年來共發生了八次連續兩年四輪滿月變紅像血的現像,都是在以色列人守逾越節和住棚節的晚上。

  舉一個例子,最近這一次就是去年和今年,連續兩年以色列人守逾越節和住棚節的晚上,都出現這天象,一發生就連續兩年共四次。這二千年來,共有八次這樣連續兩年發生的血月,總共就是三十二次。最近一次就是今年密集讀經聚會的第二天,就是以色列人的住棚節,也正是我們的中秋節。陳弟兄說今年在香港看不到這天象,在美國就可看到。這些按著聖經預言,特殊天象的出現,在主再來一事上,必有特殊意義!我相信主再來的日子已非常、非常臨近,我們不需要再等候很久、很久了!

 

結語

  甚願我們都作一個真心渴慕主再來的人,並且預備好自己來迎見主的面。願我們對主都有倪柝聲弟兄同樣的渴求說:「你不在此,喜樂已減它滋味,詩歌也缺它所應有的甜美;你不在此,終日我若有所失,主啊!我要你來,我不要你遲!」聖經最後一卷是啟示錄,啟示錄最後記載了甚麼?就是主說:「我必快來!」約翰回答說:「主耶穌阿!我願你來!」甚願這都是我們回應主的說話:「主耶穌阿!我願你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