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路24:13-16
詩歌:464首


  往以馬忤斯去的兩個門徒,他們仍然是跟從耶穌的門徒,所以聖經稱他們作「門徒中有兩個人」。但是他們的眼睛迷糊了。門徒們有的重操故業,回去打魚。這兩個門徒離開耶路撒冷,聚會的地方,往鄉下去(可16:12)。他們失望,憂愁,看不見前途,方向也迷失了,沒有盼望。直到他們擘餅,遇見復活的主,他們的眼睛才明亮了。於是他們心裏火熱,立時起身,回頭向耶路撒冷去。

  我們今天是主耶穌的門徒,但我們有沒有因着環境,際遇,失望,看不見前途,而迷失方向,眼睛迷糊,沒有了盼望?所以我們需要緊握主手,不斷讀經禱告,經常聚會;因為我們都需要溫習和題醒。「主耶和華賜我受教者的舌頭,使我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。主每早晨提醒,提醒我的耳朵,使我能聽,像受教者一樣。」(賽50:4) 無論是每早晨,每天,無時無刻,我們都需要內住聖靈的題醒。我們每早晨,有給主耶穌機會來題醒我們嗎?每次的聚會,也同樣的是題醒。不是要聽新的道,學新的知識,而是在主腳前,來題醒我的耳朵,使我能聽,像受教者一樣。不過,感謝主,新的亮光,新的恩典和賜與還是有的;因為神的話語極其豐富,每一次用心來讀,都帶來新的亮光。所以有弟兄就教導說我們每人應當有兩本聖經。一本常常劃紅劃綠,寫上日期,錄下筆記。第二本是完全不畫的,以免我們重蹈覆轍,落到既定的框架裏,失去了新的亮光。是有不同的用處。

  第二方面是溫習。把以前所學的,重複再重複,讓我們記得住,所信的是誰,所信的是甚麼。多少時候,我們對我們的信仰認識不全面,不透徹。在禮儀性教會聚會的弟兄姊妹,每週背使徒信經。問他所信的是甚麼,他立刻就背出來:「我信上帝,全能的父,創造天地的主。我信我主耶穌基督,上帝的獨生子」等十二條。當然,機械化了,會變成無意義的唸經,限制了聖靈自由的運行。但他卻清楚知道並認識自己所信的,就不容易被異端所引誘,迷惑。對普通的弟兄姊妹而言,有一定的保護和幫助。所以我們聚會,不是要來聽新鮮好聽的道,而是來溫習,被題醒,受激勵,並愛主更深。擘餅,除了是主的吩咐,來面見復活的主;也是最好的溫習和題醒:「惟恐我忘客西馬尼,惟恐我忘你心憂急,惟恐我忘你愛無極,領我去髑髏地。」(詩歌437首)。不少人唱「與我同住」詩歌有很深的感覺。無助之助,永不變者,罪人之友,或陰或晴,依然勝過,或生或死。這首詩歌得來不易,不是一時靈感之作,乃是成熟生命的流露,豐盛生命的結果。萊特弟兄每天6時起床,禱告讀經兩小時才吃早餐。今天我們會不會起來立刻就看手機,胡亂禱告兩句,靈性和身體的早餐都不吃,匆匆忙忙的就出去面對這個險惡的世界?

  「如今常存的有信,有望,有愛。這三樣,其中最大的是愛。」(林前13:13)我們常常只記得,信望愛,跟着就是其中最大的是愛,而高舉愛。前半節直譯是:現在信,望,愛持續存在。常存,持續,就是與我同住的「住」。這「常存」,並不限於五年十年,或是一生一世。而是長於今生,以致來世,常存到永生。這是最少兩位有名的傳道人的教導。並說,到了天家之時,仍然向前看,因為神是無限的。我們信神的無限,望神的無限,愛神的無限。神也以無限的愛來愛我們;這是雙方面的,所以最大。莫特曼教授的見證。他是寫「盼望神學」一書的德國神學家,妻子也是神學家,八十多歲時論到妻子,說:「愛是永不止息。是超越死亡的。」言下之意,人生的盟約,是止於立約的一方死亡;但愛卻是超越過死亡的界線的。信、望、愛在聖經中常有相提並論,如羅馬書五章1-5節;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3節;加拉太書五章5,6節;帖撒羅尼迦前書一章3節、五章8節;希伯來書六節10-12節;彼得前前一章21-22節等,不單是保羅書信,希伯來書和彼得書信也有。三者其實不能分割。因為離開了信心,盼望不能獨存,沒有了盼望,愛心不能實踐,盼望的根基就是愛。所以三者是共同常存的。

  「我們既因信稱義,就藉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與神相和。我們又藉着他,因信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,並且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。不但如此,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;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,忍耐生老練,老練生盼望;盼望不至於羞恥,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裏。」(羅5:1-5)我們信主入門是因信。因信稱義得救,因信與神相和,因信進入恩典。我們嘗到神的大愛,並有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裏,我們才有愛來愛神,愛人。盼望是一生的事。但不止一生,以致永遠,都有經歷盼望。患難生忍耐.忍耐生老練(品格,通過試驗的人格),老練(品格)生盼望,盼望不至於羞恥。今天的銀行需要通過壓力測試,海軍的軍艦需要試水,地鐵站的鋼筋需要試力;都需要通過試驗。通過試驗的人格,不會有幻想,不切實際的奢望。盼望不至於羞恥,因為我們盼望的對象是愛我們的神,也是創造管理宇宙,掌管歷史的神,必不致失望。「我們有這指望如同靈魂的錨、又堅固又牢靠、且通入幔內。」希伯來書來六章19節的指望在六章18節,就是盼望的原文字。不單止不怕風浪,連海嘯也不怕,因為是通入幔內的,幔內就是至聖所的所在。

  並且我們是歡歡喜喜的盼望神的榮耀。我們論到神的榮耀,好像覺得很抽象,甚至不太重視,這是因為我們對「神的榮耀」認識不深,不透徹。甚至虧缺了神的榮耀,也不當作一回事。其實神的榮耀是一件天大的事。雲柱火柱,施恩座上,以西結的異象,貴如摩西,也只能見神的背,虔誠的以色列人甚至不敢宣之於口。司提反殉道時看見了。「他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。」(來1:3) 啟示錄中說到神的榮耀:「因神的榮耀和能力,殿中充滿了煙。於是沒有人能以進殿,直等到那七位天使所降的七災完畢了。」(啟15:8),「城中有神的榮耀;城的光輝如同極貴的寶石,好像碧玉,明如水晶。」(啟21:11),「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;因有神的榮耀光照,又有羔羊為城的燈。」(啟21:23)。所以,盼望神的榮耀,實在是一件極重榮耀無比的事。能夠歡歡喜喜去盼望,是我們的榮幸和喜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