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撒上16:6-13, 15-19, 21-23; 17:4-11, 32-51
詩歌:389首


  大衛說:「我父母離棄我,耶和華必收留我。」(詩27:10)是的,撒母耳到耶西的家,照耶和華吩咐,在耶西的眾子中膏一人,七個兒子都從撒母耳面前經過。撒母耳說,耶和華也不揀選他。撒母耳對耶西說,你的兒子都在這裏麼?他回答說,還有個小的,現在放羊,撒母耳對耶西說,你打發人去叫他來,他若不來,我們必不能坐席。耶西就打發人去叫他來。「他面色光紅,雙目清秀,容貌俊美,耶和華說,這就是他,你起來膏他。」撒母耳就用角裏的膏油,在他諸兄中膏了他。從這日起,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大衛。撒母耳起身回拉瑪去了。

  大衛的父母離棄他,耶和華神卻看重大衛那種屬靈素質之美,面色光紅、雙目清秀,這種美是一位和神很貼近的撒母耳的心靈所觸動的。從十六章十五至十九節可證實這一點,實在是沒有錯的,因大衛所彈的琴能使掃羅王身上的惡魔趕走,不是普通的彈琴,彈琴背後的屬靈權柄,甚至惡魔也非走不可。除了善於彈琴外,聖經形容大衛也是大有勇敢的戰士,說話合宜、容貌俊美,耶和華也與他同在。一個與神同在的人,定規是一個常常活在神面前的人,每時每刻都與神有靈交的人,是一個與神有很親密關係的人,深信他所彈的琴是充滿讚美和敬拜的音韻。讚美和敬拜的人生,是超越環境之上,光明燦爛的日好,不會使他跌在驕傲的網羅裏,在密雲黑暗的日子,也不會使大衛灰心喪膽,以致活在膽怯中,因而力量微小。一個時刻活在與主聯合的人,是有從上頭而來的能力,勝過撒但的詭計和網羅裏,這不純是個人天然的智慧和能力。

  大衛的生命中,能戰勝非利士人的歌利亞,也是因他時刻活主面前,大衛聽見歌利亞駡陣永生神和永生神的軍隊,在大衛看來,是攻擊神和向神挑戰,許多以色列人的軍隊都十分害怕,沒有人敢向歌利亞迎戰,大衛為著永生神的名字,十分難過,他不甘心眼白白看見,掃羅和他的軍隊因驚惶極其害怕(參撒上17:11)。「大衛對掃羅說: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。你的僕人要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。掃羅對大衛說: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;因為你年紀太輕,他自幼就作戰士。大衛對掃羅說:你僕人為父親放羊,有時來了獅子,有時來了熊,從群中啣一隻羊羔去。我就追趕牠,擊打牠,將羊羔從牠口中救出來。牠起來要害我,我就揪著牠的鬍子,將牠打死。你僕人曾打死獅子和熊,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,也必像獅子和熊一般。大衛又說: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,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。掃羅對大衛說:你可以去吧!耶和華必與你同在。掃羅就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,將銅盔給他戴上,又給他穿上鎧甲。大衛把刀跨在戰衣外,試試能走不能走;因為素來沒有穿慣,就對掃羅說:我穿戴這些不能走,因為素來沒有穿慣。於是摘脫了。他手中拿杖,又在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,放在袋裏,就是牧人帶的囊裏;手中拿著甩石的機弦,就去迎那非利士人。」(撒上17:32-40)

  「非利士人起身,迎著大衛前來。大衛急忙迎著非利士人,往戰場跑去。大衛用手從囊中掏出一塊石子來,用機弦甩去,打中非利士人的額,石子進入額內,他就仆倒,面伏於地。這樣,大衛用機弦甩石,勝了那非利士人,打死他;大衛手中卻沒有刀。大衛跑去,站在非利士人身旁,將他的刀從鞘中拔出來,殺死他,割了他的頭。非利士眾人看見他們討戰的勇士死了,就都逃跑。」(撒上17:48-51)

  弟兄姊妹們,活在主面前的人生,真是非勢力、非才能,乃是靠神的靈方能成事(參亞4:6)。人生在不同階段都有不同的歌利亞,在我們的生活中,若能時刻活在主面前,神必能賜我們智慧與力量,勝過一切難處。

  大衛打死那非利士人,帶來婦女們說大衛殺死萬萬,掃羅殺死千千(參撒上18:7),卻帶進大衛天天要逃避掃羅對他的追殺,在逃亡的日子,天天經歷主的得勝與拯救,最後才坐上王位的寶座上,這是大衛活在主面前的人生,也是你我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