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信徒生活短文】

主的桌子

江守道

本篇信息是江守道弟兄在1987年12月20日在美國維珍尼亞州里次蒙市(Richmond, Virginia)所傳講的。後來由基督徒影音帶職事(Christian Tape Ministry)的肢體從錄音轉化成文字,並在1995年6月出版。承蒙他們准許,由潘紹穎姊妹及邱克倫弟兄分別把信息翻譯及校訂成中文出版。願主藉此信息叫祂的子民明白擘餅聚會的意義,並更看重擘餅記念祂。文中方形括號〔〕內是編者的附註。


  徒二:42 「都持之以恆地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裏,並擘餅、祈禱。」〔原文另譯〕

  林前十:16-22「我們所祝福的杯,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麼?我們所擘開的餅,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身體麼?我們雖多,仍是一個餅,一個身體,因為我們都是分受這一個餅。你們看屬肉體的以色列人,那吃祭物的,豈不是在祭壇上有分麼?我是怎麼說呢?豈是說祭偶像之物算得甚麼呢?或說偶像算得甚麼呢?我乃是說,外邦人所獻的祭,是祭鬼,不是祭神,我不願意你們與鬼相交。你們不能喝主的杯,又喝鬼的杯,不能吃主的筵席,又吃鬼的筵席。我們可惹主的憤恨麼?我們比祂還有能力麼?」

  林前十一:23-32「我當日傳給你們的,原是從主領受的,就是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,拿起餅來,祝謝了,就擘開,說:『這是我的身體,為你們捨的,你們應當如此行,為的是記念我。』飯後,也照樣拿起杯來,說:『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,你們每逢喝的時候,要如此行,為的是記念我。』你們每逢吃這餅,喝這杯,是表明主的死,直等到祂來。所以無論何人,不以相配的態度吃主的餅,喝主的杯,就是干犯主的身、主的血了。人應當自己省察,然後吃這餅,喝這杯。因為人吃喝,若不分辨是主的身體,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。因此在你們中間有好些軟弱的,與患病的,死的也不少。我們若是先分辨自己,就不至於受審。我們受審的時候,乃是被主懲治,免得我們和世人一同定罪。」〔「不按理吃主的餅」另譯為「不以相配的態度吃主的餅」〕

 

讓我們同心禱告:

  親愛的天父,祢邀請我們來到主的桌前,這是何等的喜樂,何等的權利!我們實在感謝、讚美,因為我們本來一點也不配,但祢使我們配得前來與你一同坐席,與相交,並來讚美敬拜祢。因此,主啊,當我們繼續在祢的同在裏,我們實在求祢吹氣在祢的話中,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裏把它點活。主啊,每一次我們聚集來記念祢,都是真實、活潑並具有永遠價值的。願一切榮耀都歸與祢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,阿們。

  聖靈用一句話總結了早期教會的生活和見證,這句話就在使徒行傳二章四十二節。所有信主的人一起生活,他們擘餅、祈禱,並生活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裏頭。不僅是十二使徒,不單是在五旬節前在樓房上等了十天的一百二十人,還有在五旬節信主的那三千人,他們都恆心持守、生活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中,一起擘餅、祈禱。這就是早期教會的生活方式,是他們向世界的見證。

 

使徒的教訓和交通

  請注意,這裏不是說使徒的「諸教訓」,而是使徒們的一個教訓。當時有十二使徒,但他們沒有十二種不同的教訓。縱然他們每個人都不相同,彼得跟約翰相異,雅各和安得烈不同。當我們讀新約的時候,我們甚至發現他們的教訓各有偏重。如果你讀約翰寫的書卷,即使不見他的名字,很明顯地,你仍會知道是約翰寫的。如果你讀彼得的書信,儘管你沒有注意他的名字,仍會知道是彼得。換言之,所有這些使徒,不單是十二使徒,而是所有的使徒,包括保羅等等,他們的教訓雖然各有偏重,但教訓卻只有一個,而不是有許多的教訓。彼得沒有自己的教訓,約翰沒有自己的教訓,保羅沒有自己的教訓,雅各沒有自己的教訓,他們都傳主耶穌所教導他們的。換言之,使徒的教訓是單數的。使徒的教訓沒有別的,那就是主的教訓。所以在使徒行傳十三章十二節,你看到「主的教訓」。雖然是保羅在那裏教訓人,帕弗的總督卻希奇主的教訓。

  早期教會所有信徒都相信主耶穌,他們持守主的教訓,持守使徒們的交通。同樣地,不是「各樣交通」,而是單數的「交通」。縱使有許多的使徒,他們的交通乃是合一的,因為這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交通。保羅沒有自己的交通,彼得沒有自己的交通,你發現他們都在同一個交通裏,那就是神兒子耶穌基督的交通裏。

  所以,在哥林多前書一章九節,保羅說:「神是信實的,你們原是被祂所召,進入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交通裏。」〔原文另譯〕我們都是被呼召進入神兒子耶穌基督的交通裏。使徒的交通沒有別的,那就是神兒子耶穌基督的交通。

  在約翰壹書一章三節,約翰說:「我們將所看見、所聽見的,傳給你們,使你們與我們相交,我們乃是與父並祂兒子耶穌基督相交的。」這就是早期教會所有信徒的生活方式,這是他們一同持之以恆地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裏的方式,也就是在主的教訓裏,與在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交通裏。這是早期教會教導和生活的方式,也是我們今天應有的教導和生活的方式。

 

公開的見證

  教訓關乎真理,交通繫於生命,兩者互相平衡。一方面是真理的教導;另一方面是生命和愛的交通。這是平衡的,不是偏向一面的。這是早期教會的生活方式。因為他們持續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裏,你就看見他們表現了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裏持之以恆的公開見證。

  擘餅和祈禱就是公開的見證。有時候我們並不太重視擘餅、主的桌子或是主的晚餐。有時候我們甚至忽略禱告。這裏的禱告不是指我們個人的私禱。我們都曉得私禱的重要。這裏的禱告卻是指團體的禱告。教會聚集在一起祈禱,就像教會聚集擘餅記念主一樣。

  在現今的基督教裏,人不太重視擘餅這件事。有些聚會地方甚至完全不擘餅。例如「神之友」,也就是「貴格會」,他們完全不擘餅。他們以為擘餅只是一個象徵,只是外在的形式而已,他們以為他們已經擺脫了這些外在的事物,已經進入靈裏頭。有些地方一個月擘餅一次,有些可能一年兩次,就是在復活節和聖誕節,他們不太重視擘餅。但在早期教會,這卻是他們持守使徒的教訓和交通的表現。

  同樣地,在今天的基督教裏,人不太重視一起禱告。有些地方沒有團體禱告,只是禮拜天一起聚集一小時,已經足夠了。他們對同心禱告掉以輕心。有些地方可能有禱告聚會,卻只有三、五人在那裏。神的子民並不強調團體禱告這件事,也不來一起禱告,他們認為這是多餘的。但在早期教會,這卻是他們的生活,是他們的見證。擘餅和禱告這兩件事是早期教會的公開生活和見證。今天我們集中在擘餅這件事上。

  有時候,我們認為擘餅只是一個儀式、一種傳統,或者我們因習以為常而視之等閒。我們必須緊記擘餅並不是由其他人設立的,乃是由主親自設立的。在祂被賣的那一夜,祂招聚自己的門徒,就是祂自己的家人,在樓房跟祂一起吃逾越節的筵席。到了筵席的末了,祂拿起餅來,祝福了,就遞給門徒,並說:「你們拿著吃,這是我的身體。」然後,祂拿起杯,祝謝了,遞給門徒說:「這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約,你們拿著喝。」這是立新約的血,為赦罪而流的。

  因此在那晚上,我們的主耶穌吩咐祂的教會擘餅來記念祂。從此,教會就遵此而行。不只是耶路撒冷、猶太、撒瑪利亞,連外邦人的教會也如此行。神興起保羅,藉著他的職事在外邦人中間建立了許多教會,他們也遵此而行。不論猶太人的教會或外邦人的教會都如此行,因為在基督裏並沒有猶太人或外邦人之區別。

  當然,保羅未曾親眼見過主。他不是主在地上時的門徒,所以他沒有親耳聽見主說擘餅的事。然而在哥林多前書十一章,他說:「我當日傳給你們的,原是從主領受的。」顯然保羅得到了一個啟示。升天的主告訴保羅無論往哪裏去,無論在何處建立了教會,他們都要以擘餅作為公開的見證,作為他們公開的生活。

  主遠瞻加略,為我們捨命以先,吩咐我們擘餅,即使是祂復活升天之後,坐在父神的右邊,祂仍命令我們如此行來記念祂。主是何等重視此事!祂一而再,再而三地提醒祂的子民:「你們應當如此行,為的是記念我。」

  何以主多番提醒我們如此行呢?難道祂害怕我們忘記祂嗎?我們怎能忘記這位深愛我們、為我們死,為我們捨了自己的主呢?親愛的弟兄姊妹,祂知道我們的軟弱。但更重要的是因為祂極愛我們,盼望我們來記念祂,所以祂才好像堅持要我們如此行。祂深愛我們,不想我們離開起初的愛。我們與主的關係是愛的關係。不是頭腦、物質的事,而是愛的聯繫。祂愛我們,為我們捨己,祂愛我們至極,祂為屬於祂的人捨己。因為祂這樣愛我們,祂希望我們也愛祂。祂所求望於祂子民的就是起初的愛。起初的愛指時間上的第一和素質上的第一,意思是說我們愛祂像祂愛我們一樣。祂維持我們在祂起初的愛中的唯一途徑,就是把祂的愛呈現在我們眼前。

  我們何等易受誘惑!何等容易左顧右盼,我們的心思也是何等容易被牽引到許多其他的事物上。主說:「你們應當如此行,為的是記念我」,就是這個方法。這是祂對我們的愛。祂要一直把祂的愛呈現在我們眼前,免得我們離開對祂那份起初的愛。我們感謝主,祂要我們來記念祂。這不是重擔,而是為了我們的利益和好處。這也是祂的命令。因為這是祂的命令,我們就必須如此行。

  有些事是仇敵所極其恨惡的。仇敵恨惡神的子民一起聚集來擘餅。你可曾想過這一點?仇敵恨惡見到神的子民聚在一起禱告。我們聽過有人說當聖徒跪下來,魔鬼就顫抖了。如果神的子民一同聚集禱告,就要震動地獄了。正因如此,仇敵千方百計要攔阻神的子民聚集禱告。擘餅也是如此。假若你仔細思索今天仇敵在擘餅的事上對神的子民所做的工作,你就明白牠是多麼狡猾和詭計多端。比如說有些人的確重視擘餅或是主的晚餐,他們確實看見這是教會生活的中心,他們也以此作為教會生活、事奉的中心。但你看魔鬼何其狡猾?牠知道牠不能挪去擘餅,所以牠把擘餅的性質改變了,使擘餅變成了彌撒。

  甚麼是彌撒呢?彌撒就是重演釘十字架的事實。藉著神父的祝福,餅就變成主耶穌物質的身體。所以人吃那餅的時候就是吃主的肉。藉著神父的祝福,那酒也物質化,成為主耶穌的血,所以你成了喝血者。這就是天主教的「化質說」。有一大群基督教的所謂信徒也相信化質說:酒轉化成血,然後喝下去,餅轉化成了主耶穌物質的身體,然後吃下去。換言之,把一切屬靈的實際都物質化了。

我們的主耶穌要被釘死多少次呢?每逢人慶祝彌撒時,我們的基督就像再被釘一次。這二十世紀以來祂被釘了無數次,這豈不是一種褻瀆嗎?希伯來書十章說我們的主耶穌一次獻上自己作挽回祭,就完成了永遠的救贖。祂不需要再死,一次就已經足夠了。祂現在活著,並且活到永永遠遠。我們所敬拜的是活的基督。希伯來書六章說,你若把主耶穌重釘十字架,就是明明的羞辱祂。由此可見仇敵何其狡猾,牠想把這個變成另一樣東西,要把擘餅變成不合乎聖經,變成不是主所要的東西。因為人把擘餅變得如此神秘,也就失去其本來的意義,人把擘餅看成一件神秘的事。

  另一方面,有許多人,就是所謂的更正教徒。他們看見仇敵的詭計是要把擘餅變成彌撒,所以他們說:「不,不,這不過是象徵而已。」主耶穌說:「這是我的身體」,他們說:「不,主的意思是『這代表我的身體,這並不真是我的身體』。」主說:「這是我的血」,他們說:「這當然不是祂的血,只是代表了祂的血。」因此他們視擘餅只是一件象徵的事,當你把擘餅貶為一種象徵,你就把它貶低到次要的地位去了。

  在更正教的教會中,聚會裏頭最首要的就是傳講聖經,或是話語的職事,或是講道。講道成了敬拜的中心。實在說來,講道是為了神子民的益處,但不能被視為敬拜的中心。敬拜的中心必須是主而不是主的百姓。我們被仇敵欺騙,變得這樣自我中心,就算是來敬拜神,也只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。因此,在更正教的教會中,講道和話語職事佔了首要的位置。他們把擘餅撤到次要的位置。有些地方甚至不設立擘餅,有的地方則只隔一段日子才進行一次。他們甚至說:「如果你經常擘餅,這件事就會變得很平常。」為甚麼呢?因為這若是一個象徵,那自然就變得很平常。因此你可以看見仇敵是多麼狡猾,牠千方百計要從神子民中挪去他們生活和主見證的公開彰顯。

 

餅和杯

  甚麼是餅?甚麼是杯?在那一個晚上,我們的主耶穌拿起餅來並說:「這是我的身體。」祂沒有說:「這代表我的身體。」祂說:「這是我的身體。」當他拿起杯來,祂說:「這是我的血。」祂沒有說:「這代表我的血。」當主吩咐我們時,在祂的心目中不是化質說,也不是代表論。不是神秘的,也不是象徵的,乃是屬靈的實際。我們需要看見這裏有一個屬靈的實際。當主說:「這是我的身體」和「這是我的血」,我們必須超越物質而進入屬靈,因為只有屬靈的才是真實而永遠的。

  主耶穌在十架上流出了寶血。但即使你當天在場,曾到十架底下喝了祂的血,你的罪會得到赦免嗎?不!請緊記,這不是物質的血,而是寶血的意義。是這血拯救了我們,代替了我們,在 神面前付了代價。你必須看見是血的意義、價值和永遠的功效才是那個實際。這不只是物質的血,物質的血是為了屬靈永遠的實際而流的。因此,請你們緊記這一點。

  當我們拿起餅來,我們所吃的仍是餅。我們不是在吃主的肉身,否則我們成了吃人肉的野人。你吃的只是餅而已,但當你吃的時候,透過信心的眼睛,你看見基督真實的身體,看見祂的身體這樣為你而被擘開了,叫我們可以連於祂並彼此相連。

  當你喝那杯時,那是酒,是葡萄酒,你不是在喝血。事實上,遠古之時,在挪亞之約裏頭,當神跟挪亞和他的兒子、全地並一切受造之物立約之後,神說:「你不能喝血,因為生命是在血裏。」時至今日,挪亞之約仍然有效,因為世界於挪亞之約底下仍舊存在,仍有冬夏更迭、冷暖變化,有種植、有收割。那就是挪亞之約。因此在使徒行傳十五章,你發現雖然外邦信徒不必遵守摩西的律法,就是不必行割禮,但他們仍不可喝血,因為他們還是人類,仍舊在挪亞之約底下。我們被禁止喝血。

  我們所喝的實在是葡萄酒。但透過信心的眼睛,我們在那葡萄酒裏看見主耶穌的血。「這是我的血」,主說:「為要除去你們的罪。」對我們來說,這是屬靈的實際,不是代表的象徵,也不是神秘的化體。這是屬靈的,是真實的。

  當我們聚集記念主,我們接觸外在的餅和杯。請記得,如果我們只接觸到外在的,就不過是形式、儀文、典禮而已,失去了它本身的意義。但是,當我們聚集擘餅、喝杯的時候,我們的靈真看見主的身體為我們擘開,主的寶血為我們流出,哦,這是何等真實!你碰到了實際,你摸著神。這是何等重要,不要視之等閒。你們看這是何其重要的事,我們要這樣一而再的記念主,叫我們的愛得以更新。

  我們擘餅、喝杯的時候,有否碰見那個實際?我們是否因為常常這樣行而視之為平常的事?假若沒有啟示,若不是神的靈開啟了我們的眼睛,這怎能成為屬靈的實際?我們需要神藉祂的靈開啟我們的心眼,讓我們看見主。每逢我們聚集來記念主,我們要求主給我們新鮮的啟示,開我們靈裏的眼睛來看見主自己,看見祂如何愛我們,為我們流血,為我們捨命。我們需要看見這個。然後,憑著信,我們來享用主的筵席。這是多麼有意義!多麼真實!這是何等的祝福!你怎可能來到主的桌前而不帶著祝福離去呢?你來到主的桌前而沒有看見主,沒有感受祂愛的觸摸,心裏沒有激動,沒有心被恩感,沒有更新你對祂的愛意,這怎麼可能呢?唯一的原因是我們的靈黯淡,我們只是因循而行,沒有在靈裏碰見主。

  主盼望以此作為一個途徑,叫我們可以看見祂。「記念我」。當你看見祂,你就藉著信而前來,藉著信來領受,這樣就只有祝福,沒有咒詛。

  正因如此,使徒保羅向我們解釋擘餅的真實意義。在哥林多前書十章,他說:「我們所祝福的杯,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麼?我們所擘開的餅,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身體麼?我們雖多,仍是一個餅,一個身體,因為我們都分受這一個餅。」擘餅是一種相交,是基督寶血的相交。

 

何謂相交?

  相交就是分享彼此相同的,參與一些共同的事。主的百姓一起圍繞桌子吃這餅喝這杯的時候,就是一個相交,就是一個團契。我們在主耶穌寶血的交通裏。在我們的靈裏共享一種新鮮的感覺,就是主寶血的功效、寶貴和能力。每逢我們喝這杯,就彷彿重溫我們罪得赦免的故事。感謝神,我們的罪雖如硃紅,現在卻潔白如雪。每當我們喝這杯,我們為主的寶血而感謝祂。祂的血不斷地潔淨我們的罪,讓我們能坦然無懼地站在神面前。這是何等的交通!每當我們喝這杯,我們再次感受寶血的能力——那在神面前還清我們罪債的血,那平伏我們良心的血,叫那控告者閉口無言的血。我們再次經歷那血的祝福。這是祝福的杯。在客西馬尼園,主為我們喝盡咒詛的杯。祂一滴不留地喝盡了那咒詛的杯,留下祝福的杯給我們。我們稱頌這福杯,因此這是與主的相交。

 

眾聖徒的相交

  藉著擘餅、喝杯,我們不單交通於主的血和身體,一種在靈裏的相交。我們看見祂的美麗,再次向祂傾出我們的香氣和感謝。但在哥林多前書第十章,相交還有另一重點:這是在基督寶血裏的相交,在基督身體裏的相交。這是眾聖徒的相交。我們不僅在基督的相交裏,我們也在弟兄姊妹的相交裏,因為我們儘管都不相同,卻分享共同的東西。我們的不同仍存在,但有一樣共同的就是主的血和主的身體。我們有同一的主。我們吃這餅喝這杯,是表明我們與所有弟兄姊妹相交。我們雖多,卻仍是一個。只有一個餅,一個身體。

  這是何等的祝福!這是眾聖徒的相交。這是使徒的交通之公開彰顯。藉此我們表現了我們實在是與所有神的子民,就是與基督的身體相交,那是何等的身體!

 

相交是包含的

  相交,一方面是全數包含的,另一方面又是全數限制的。我們只能跟那些與我們共享同一生命的人相交。如果我們沒有共同的,就沒有相交。我們在主的桌前相交,我們就跟全世界所有的信徒相交。這不能受限制。即使只有少數人在這裏,這餅代表了基督的整個身體。我們不是只和一小撮人一起擘餅,而是與全世界神的子民一起擘餅。這就是整個身體。我們和所有的弟兄姊妹相交,不論是否相識。有一件事是我們所確定的:我們同屬一個身體。

  我們對任何弟兄姊妹沒有吝嗇,沒有私心,沒有爭論,沒有不饒恕,沒有苦毒。我們從心底接納他們。當我們來到主的桌子前,就擴大了我們的心。本來我們很狹窄,但神希望我們的心擴大。我們來到桌前,祂就擴大我們的心,使我們能容納全世界的弟兄姊妹。感謝神,我們是合而為一的。

 

相交是限制的

  另一方面,因為這是相交,這是團契,所以必須有所限制,也就是說,必須從世界分別出來。主的桌子把我們從世界分別出來。我們不能喝鬼魔的杯後,再來喝主的杯。我們不能赴主的筵席又赴鬼的筵席,否則就沒有相交,沒有團契。在哥林多後書第六章告訴我們,不要與不相配的同負一軛,因為光明與黑暗是沒有相通的。

  當我們來記念主,我們多麼需要從世界分別出來。世界在我們身上還有權勢嗎?我們還在事奉兩個主嗎?這些問題要先解決。主已經把我們分別,祂藉著道使我們成聖。所以,我們要從世界中分別出來。每次我們來記念主,就是公開見證我們不屬世界。這就是世界恨我們的原因。因為我們不屬於世界,我們屬於主,我們屬於祂的家。實在要為此感謝神!

  因此,每當我們聚集,就是我們在基督裏合一的表明。在主耶穌的禱告裏,祂多麼盼望我們可以合一,正如祂與父合而為一,叫世人可以相信神差了祂來。這就是那個合一。擘餅是向世界的公開見證,我們這些信主的人在基督裏是合一的,叫世人可以相信。這是何等的見證。這就是擘餅。

  甚麼是主的晚餐呢?這是甚麼意思呢?保羅接下去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一章說:「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,拿起餅來,祝謝了,就擘開說:『這是我的身體,你們應當如此行,為的是記念我。』然後,祂拿起杯來,祝謝了,遞給門徒說:『要喝這杯,為的是記念我。』」擘餅是為了記念主。我們記念祂。記念就是回憶,回到兩千年前,我們記得祂那樣愛我們,為我們被釘死。是兩千年前嗎?不,因為當我們記念祂的時候,聖靈把加略山的景象帶到我們眼前,看起來彷彿是祂今天為我們釘死一樣。是真實的,是現在的,是活的。就在那記念的時刻,藉著聖靈的能力,祂把基督帶給我們,要更新我們對祂的愛意。那是祂要我們記念祂的原因,叫我們的愛再次被更新,我們就會盡心、盡性、盡意、盡力地愛祂。主耶穌說在你擘這餅喝這杯的時候,你是在宣告、表明主的死。

 

陳列主的死

  主的桌子不光是記念,也是宣告。換句話說,這是陳列。教會在做甚麼呢?許多世紀以來,教會就是在陳列主的死。如今人慶祝基督的降生,我們卻陳列主的死,因為祂來世上,是為了捨命。我們展示的是主的死,因為這是所有死亡的死。藉著祂的死,祂敗壞那掌死權者;因著祂的死,祂如今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;就是藉著這個死,祂帶來了生命和復活的生命。這是全宇宙最榮耀的死。人喜歡遮掩死亡,所以把死人埋葬了,因為死是一種羞恥。但感謝神,這裏有一種死是我們的榮耀。我們樂於展示那死亡,我們樂於向全世界宣告基督已經死了。因為祂曾經死了,就有了希望。這是我們的見證,這是我們的陳列。這是我們向可見和不可見的世界之宣告。你知道,就是在那死亡裏,撒但顫抖了,因為撒但被敗壞了,並且是永遠地被敗壞。

  為甚麼我們稱此為陳列呢?我們如何陳列呢?當我們圍著桌子,我們看見餅在一邊,葡萄酒杯子在另一邊。血與身體分離,就說明了死。我們主耶穌所有的血都流盡了。祂不單被鞭打流出血來,不只頭戴荊冕流出血來,不僅被釘而從祂的傷口流出血來,甚至到了最後,當兵丁用槍刺進祂的肋旁,從祂破碎的心臟流出血和水來。祂已經死了。祂是首先的,是末後的,祂是那永遠活著的。但祂曾死過,如今又活了,並且活到永永遠遠。弟兄姊妹,這是我們的陳列。這是餅和杯分開擺放的原因,也是我們分開來吃餅喝杯的原因。這代表了主耶穌的死。我們展示祂的死,直等到祂來。這帶給我們有福的盼望。這告訴我們有一天祂要回來,祂要回來接我們到祂那裏去。

 

直等到祂來

  當我們來到主的桌前,我們再次跟祂——我們的愛人——接觸,我們禁不住要喊說:「主耶穌,我願你來。」我們從未見過祂,卻是愛祂,我們渴望面對面看見祂。哦,當我們聚集一起擘餅時,我們何等希望那是在地上最後一次擘餅!下一次將在那榮耀的日子裏,主要和我們喝新的,那也是祂婚娶的日子,在祂的婚宴中祂要再跟我們喝杯。我們何等期望那日子來到!每當我們來到主的桌前,那日子帶給我們盼望。這世界沒有盼望,但我們有盼望,我們那有福的盼望就是我們的主快要回來了。

 

要存著相配的態度

  這就是擘餅的意義。假如我們真看見擘餅的意義,假如我們真的帶著我們的靈,憑著信前來,那麼,弟兄姊妹,我們就要看見這是何等的祝福。因為這是真實的,所以使徒保羅說,當我們吃這餅喝這杯,若不帶著一種相配的態度,就是吃喝你自己的罪。這是甚麼意思呢?一方面無人配得,誰配得來到主的桌前?我們就像那浪子,我們把神的恩典浪費淨盡,我們遠走他鄉,直至淪落到了飢餓要做髒活的地步,流浪的生活不能滿足我們。我們不配再回來,我們不配坐在祂的桌前;然而,是父親的慈愛,是我們主耶穌的救贖,是聖靈的代求,使我們配得來到主的桌前。祂使我們配得,正因祂使我們配,我們怎可以用一種不相配的態度而來呢?不,祂使我們配,所以,我們必須有相配的表現。

  那是甚麼意思呢?保羅說當你來的時候,先要自己省察。不要隨便而來,不要視之等閒,不要因為循例、慣性或傳統而來。不要那樣行。你來的時候,要先預備自己,你來的時候,要證明你是在信心裏頭而來。要省察自己,在已過一個禮拜中,可曾與主爭執?可曾不順服主?有未承認、未蒙赦免的罪嗎?我們先要省察自己,我們與主之間不能有間隔,因為我們所做的是真實的。我們不光接觸物質的東西,我們所碰的是屬靈的事物。因此,我們需要預備好,並省察我們與弟兄姊妹是否有爭執,是否恨弟兄姊妹。內心可有苦毒、不饒恕?儘管某弟兄狠狠地得罪了你,你已經赦免他嗎?如果你與世間上任何一位弟兄姊妹有間隔,要承認並把這件事放在基督寶血底下,使你能以相配的態度來敬拜祂。

 

要分辨身體

  當我們一起聚集,我們要省察自己,我們要分辨身體。分辨身體是甚麼意思呢?簡而言之,就是你需要看見這是身體。這不是有限制的,不是只包括一小撮人的,我們與整個基督身體有交通,如果我們這樣而來,就不至受審。

  有時候有些關於擘餅、飲杯會否帶給我們疾病的疑問,在神的子民中也有這樣的恐懼。記念主是最蒙福的事,我們要心存畏懼,但不是那種意義的懼怕,而是另一種層面的。我們是恐怕我們沒有相配的態度來領受。我們不怕其他的事,因為這是我們所祝福的杯。但我們要懼怕我們沒有相配的態度來領受,在哥林多教會中,因為他們沒有存相配的態度去作,所以有的患病,有的甚至死亡。

 

不要隨意不到主的桌子前

  當你碰見屬靈的實際,那是何等真實,再沒有比這個更真實了。一方面,會有嚴重的後果;另一方面,也有豐盛的祝福。沒有任何事比來到主的桌子前更能祝福我們的心,更能使我們得益處。親愛的弟兄姊妹,你們是屬主的,主已經邀請你到祂的桌前,請不要故意不出席。主用了一個比喻說,一個王為他的兒子擺設婚筵,他邀請了客人,客人卻漠視這邀請。他們輕看王和他的兒子,他們不來。請不要那樣做。有時候,我們只為了一丁點兒原因,甚或毫無理由,就不來到主的桌前。沒有任何藉口,主既已邀請我們,我們就要來到主的桌前。

  使徒行傳第二章所述的早期教會,他們天天在家中擘餅。他們天天在聖殿聚集聽神的道和使徒的教訓,天天在家中擘餅,進入使徒的交通裏頭。他們是在起初的愛裏面。後來,這就成為教會在七日的第一日,就是在主日進行擘餅的做法。使徒行傳二十章記載,特羅亞人在七日的第一日聚集在一起擘餅。儘管他們聽了保羅講道,但他們聚集,主要是來一起擘餅。很可惜,保羅講得太久,有一個少年人從樓上掉下去。重要的事是擘餅,他們主要不是要來聽保羅的道,他們是要來擘餅。

  這是我們每個主日擘餅的原因。這是首要的事,是中心,是我們敬拜主的中心。這是最關鍵的事,其他的是次要的。我鼓勵弟兄姊妹,不要錯過了擘餅聚會。要以擘餅為你生命中首要的事。哦,有何等的益處,何等的祝福要臨到你。

 

讓我們禱告:

親愛的主,我們實在感謝、讚美祢,我們這些本來不配的,祢竟使我們配得來到祢的桌前與祢一同坐席。哦,我們為此何等的感謝讚美祢。我們一面禱告,求祢激勵我們,使我們不至輕看祢的桌子,而是歡喜來到祢的桌前。另一方面,求祢使我們能以相配的態度來到桌前。主啊,每當我們觸摸這餅和這杯的時候,求祢使我們能碰見祢,祢也再次感動我們,叫我們與祢之間的愛意天天不斷地更新,直至我們面對面看見祢。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,阿們。


附: 記念主與敬拜父

編者註:這篇信息乃是江守道弟兄於1963年12月間,在菲律賓馬尼拉的教會,擘餅聚會後所交通的。經江弟兄的同意下,整理再版。

 

讀經

  太二十六:26-30 「他們吃的時候,耶穌拿起餅來,祝福,就擘開,遞給門徒,說:『你們拿著吃,這是我的身體。』又拿起杯來,祝謝了,遞給他們,說:『你們都喝這個;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,為多人流出來,使罪得赦。但我告訴你們,從今以後,我不再喝這葡萄汁,直到我在我父的國裏,同你們喝新的那日子。』他們唱了詩,就出來往橄欖山去。」

 

  我們都知道,擘餅不是一個儀式,乃是內心的一種表記。主為著愛我們的緣故,就要求我們擘餅記念祂。我們也為著愛祂的緣故,而來擘餅記念祂。所以每一次我們聚集擘餅的時候,應記得,我們不是在這裏作一件事,在這裏奉行故事,或者跟從一種規條,跟從一種方式。這裏乃是一個愛的要求,也是一個愛的回應。

  在那一天晚上,主設立這一個桌子,就是因為祂太愛我們。祂愛我們到一個地步,要求我們來記念祂,不願意我們忘記祂。而在我們這一邊,我們實在也不是光領受一個命令,乃是為著愛祂,而樂意來這樣作的。我們深深的覺得祂既是這樣的愛我們,我們怎能不來記念祂呢?所以親愛的弟兄姊妹,在擘餅的聚會中,沒有一定的方式,沒有一定的規條,也沒有一定的樣子,主所要的乃是我們在愛的裏面來記念祂。

  聖經中題到主當初設立擘餅的聚會,除了中間小小的一段是主命令我們這樣作以外,其他的都沒有呆板的定規,主是要我們在聖靈的引導下來作。我們記得,主在那一天晚上設立這桌子,乃是在逾越節的時候,所以主和祂的門徒先吃逾越節的筵席,到了快吃完的時候,主才拿起餅來祝謝了擘開,說:「這是我的身體,為你們捨的,你們應當如此行,為的是記念我」;然後再拿起杯來,分給門徒說:「你們都喝這個,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,為多人流出來,使罪得赦」。所以當初的時候,門徒常常把主的桌子和他們的吃飯連在一起。使徒行傳第二章裏告訴我們說,他們天天擘餅,又在家裏歡歡喜喜的用飯。在哥林多的教會裏,他們也是先有一個愛筵,一同吃飯,然後才擘餅記念主。

  所以讓我們記得,在擘餅的聚會裏面,只有中間這一段的擘餅喝杯,是有明文的規定,其餘的,聖經並沒有明文來規定。平常我們來記念主,在沒有擘餅之前,先是唱一點詩歌,有一點禱告讚美,這些都是為著準備我們的心,來記念我們的主。並不是有甚麼規條,一定要唱三首詩歌,唱到第三首詩歌就要站起來了。也不是有甚麼規條,一定要有幾個禱告,幾個讚美,然後站起來、祝謝,然後擘餅。聖經中沒有這樣的規條。我們在擘餅之前所有的禱告,所有的讚美,所有的詩歌,只有一個原因,也是一個原則,就是預備我們的心,叫我們裏面有一個記念主的心。

  既是如此,我們的禱告就不是認罪,也不是祈求,乃是幫助我們,叫我們的心向著主,能愛主,有記念主的感覺。詩歌也是這樣。我們所題的詩歌,都應當是幫助我們來愛主,來記念主,來讚美主,來想念主,來榮耀主。除了這一類的詩歌,其他的詩歌都是不合適的。

因此,當我們聚集的時候,我們應當把心打開,向著我們的主,照著聖靈的帶領,或用詩歌,或用禱告讚美,來預備我們,叫我們裏面記念主的心能增加。到了一個地步,我們靈裏都覺得要記念祂了,這一個時候,就是我們擘餅的時候,就是我們喝杯的時候。

  所以,一個好的擘餅聚會,不需要許多的詩歌。我們不必養成一個習慣,有了兩三個禱告,就必須題一首詩歌。聖經裏沒有這樣明文的規定。有的時候,如果弟兄姊妹正在開始想念主,要讚美祂,那時最好有較多的禱告,不必有兩三個禱告就一定要題一首詩歌來唱,這樣作反而打岔了靈。有的時候,我們的靈很軟弱,記念主的心思不夠強,所以就題唱詩歌了。因此在一個聚會中,如果唱詩很多,禱告很少,你就知道那個靈是很軟弱的。弟兄姊妹,在擘餅聚會中,你有沒有經常禱告讚美呢?這件事情我們絕不能放鬆。如果主還給機會,巴不得我們每一次都有很多的禱告讚美,如果這樣的話,那我們才真是記念祂了。

  那麼擘餅之後,我們應當作甚麼呢?照著我們習慣的作法,常常在擘餅之後,就唱一首詩歌去敬拜父。不錯,這也可以說是有聖經的榜樣。我們在馬太福音看見,當那一天晚上擘完餅之後,他們唱了詩,主就帶領祂的門徒往橄欖山去。在客西馬尼園,主在那裏敬拜父,尋求父的旨意,接受父給祂的杯。在約翰福音我們看見,主與門徒擘了餅之後,就在那裏藉話語帶領他們到父那裏去。主告訴他們說:「從今以後,你們可以奉我的名,直接向父祈求,因為父也愛你們。」我們知道,因著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成功了救法,又從死裏復活,祂的神就成了我們的神,祂的父也成了我們的父。所以我們的主也指點門徒說,祂就是道路,我們藉著祂可以到父那裏去。再者,主也向父禱告,把我們這些人都帶到父面前,交在父的手裏。但是弟兄姊妹,讓我再說,在這裏沒有規條,主沒有明言擘完餅一定要唱詩、禱告、讚美父。當然,我們如果這樣作,也是很順的,因為我們的父愛我們,把祂的兒子賜給我們,現在我們接受了祂的兒子,回到父的家裏,我們在那裏敬拜父、感謝父,這也是很自然的事。

  所以讓我們記得,在一個擘餅的聚會裏頭,我們要活在主的靈裏面,學習接受聖靈的帶領,在靈裏來記念主,在靈裏來敬拜父。盼望主今後一步一步的帶領我們,叫我們在記念主這件事上,實在叫我們的主能得著更多記念的心,也得著更多讚美的話。當我敬拜父的時候,也叫我們的父心滿意足,我們也能更多把自己放在父的手裏,來遵行祂的旨意,像我們的主一樣。